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旅游频道 游在庐江 正文

黄陂湖

字号: 2011-09-19 15:02 来源:县政府网 我要评论(0)

秋末微寒,天高云淡,网友结伴同游。

驾舟波上,嘻几点鹧鸪。

薄暮秋光潋滟,水辽阔,人影婆娑。

斜阳外,风摇苇舞,疑有丽人歌。

茫茫平生事,几经荣辱,谁解沉浮?

且将满腔愁,尽付清秋。

镜里飞花倦客,不堪看,共赋销忧。

冯唐老,浮生难料,他日应封侯。

 

这是2005年深秋时节,和友人第一次泛舟黄陂湖时我的即兴之作--《满庭芳》游黄陂湖。坦率地说,这首词填得并不工整,格调也不高,显得很稚嫩。但我还是很钟爱其中的“风摇苇舞,疑有丽人歌”这句,于是将她作为本文的标题。

这是2005年深秋时节,和友人第一次泛舟黄陂湖时我的即兴之作--《满庭芳》游黄陂湖。坦率地说,这首词填得并不工整,格调也不高,显得很稚嫩。但我还是很钟爱其中的“风摇苇舞,疑有丽人歌”这句,于是将她作为本文的标题。

这是2005年深秋时节,和友人第一次泛舟黄陂湖时我的即兴之作--《满庭芳》游黄陂湖。坦率地说,这首词填得并不工整,格调也不高,显得很稚嫩。但我还是很钟爱其中的“风摇苇舞,疑有丽人歌”这句,于是将她作为本文的标题。

黄陂湖是我县白湖镇境内的湖泊,据官方文字表述:“黄陂湖,位于庐江县城东南7公里,湖域面积27平方公里。黄陂湖周岸曲折,堤埂沙冲积土,黄泥河、瓦洋河、县河常年夹带大量泥沙流入湖内,日久天长,湖底平浅,水位不高,湖水常泛一层微黄涟漪,故得名‘黄陂湖’。每值夏季,湖水由于日照蒸发,黄沙凝沉,水面澄清,斯时又是一片碧波。湖中夏生野莲,微风过后,竞相争艳,清香四溢,呈现出‘浪翻叶色千层碧,波映花光一片红’的莲花水国佳境。”

我最初对黄陂湖的认知是缘于庐江八景之中有“黄陂夏莲”一说。夏莲即莲藕,这是我喜爱的一种水生植物。从小生活在农村,我对莲藕有着很质朴的情感,那时农村的大小池塘,到处可见莲藕曼妙的身姿。那风姿绰约、袅袅婷婷的荷叶,青翠欲滴、铺天盖地、随风摇曳。倘在清晨,拥有了一份闲暇、亮丽的心境,漫步塘边,隐约会有阵阵荷香沁人心脾。那荷叶上的露珠似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明珠在柔和的晨风中流动、在绚丽的晨曦中熠熠生辉。荷叶下是清澈见底的水面,间有群群鱼儿嘻戏其中,时浮时沉、时静时动,仿佛欲与岸边的游人互动、游戏,还有断断续续,时有时无的蛙声与虫鸣,似天籁之音。

待到上中学时,读过周敦颐《爱莲说》,读过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我对夏莲更越发的喜爱了。“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一度成为我的座右铭,常把这句话煞有介事地刻在课桌上,那种感觉如同自己真的已经成为“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之谦谦君子、磊磊丈夫。也尤其喜欢《荷塘月色》中“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的描述,这样的句子很美,美得让那时还青春年少的我眩晕、向往。

但家乡的荷塘毕竟还是太小、太局促了,是盛不下我对夏莲勃发的爱恋与憧憬。而“黄陂夏莲”的卓然出现,无疑让我日渐疲惫和荒芜的爱恋与憧憬得以再一次的疯长与弥漫,而在这无限的疯长与弥漫中,我也再一次地对这陌生的“黄陂夏莲”产生了无法割舍的爱恋……

2005年造访黄陂湖,正值深秋,自然是看不到“黄陂夏莲”盛况的,但秋天的黄陂湖也不弗我意,给了我别样的情趣。让我领略了黄陂湖别样的美感。

…….秋风阵阵,芦苇摇曳,芦花纷飞,间有水鸟惊起,如离弦之箭,一飞冲天,留下点点涟漪,层层水晕,漫漫地扩散开去、扩散开去,就象一串串快乐的音符在旷古的时空响起,空灵而可触,飘逸而可执。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长天高远,残阳如血,湖面浸染,水天一色,尉为壮观。叹服于王勃的才情,不愧为四杰之首,一篇《滕王阁序》足以使滕王阁与妙文同垂千古,让后人叹为观止、景仰万分。更感谢大自然的瑰丽多姿,让诗人的才情有了寄托与依附。

“薄暮秋光潋滟,水辽阔,人影婆娑。斜阳外,风摇苇舞,疑有丽人歌。”此情此景,我不禁随口咏诵,文友江兄亦雅兴大发,“黄陂翠冷,湖水漫芦滩。暮日水中秋浅,不了处、云影阑珊。”夕阳下、秋水中,我们即兴唱和……。

2005年深秋黄陂湖之行,无疑是愉悦的,但未见“黄陂夏莲”,终是有些许的遗憾与不甘,“黄陂夏莲”始终是我心中打不开的情结。

今年的六月底,在长时间的等待与期盼中,我又一次亲临黄陂湖。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友人、相同的地点、相同的期待……。

是日下午三时许,在白湖镇有关负责人的陪同下,我们驱车驶过雨后的村庄,雨后的田园,层层的碧绿向车后翻卷、舒展,清新明媚、整洁干净,丝毫没盛夏的浮躁与不安,到处洋溢着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浓郁气息。

车子很快便在黄陂湖畔的一幢二层建筑物前停下,这是鸿润养殖有限公司的办公楼,主人似乎已得知我们这群造访者,从房内热烈地迎了出来,并备下游湖用的舟船。没有过多的客套,我们稍作休息,便随主人快步来到湖边,湖边青草凄凄,柳烟成阵,空气清新宜人。

而此时我游离的目光,不经意间定格在一排造型奇异的机械上,我是学农学专业的,很快便辨别出这是几台小型收割机,于是便好奇地打听其来龙去脉,随行的镇负责人介绍说,这是黄陂湖水稻机械化生产专业合作社的农机具,该合作社是我县首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合作社由白湖镇5户农民发起,以成员拥有的农业机械及部分资金入股,业务范围包括水稻种植、运输、销售及相关技术服务。合作社的成立,提高了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程度,促进了农业生产经营活动的发展。

真是时过境迁,如今的农村已今非昔比了,科技的发展,观念的更新,给祖祖辈辈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生息繁衍的人们带来了日新月异的变化,饮毛茹血,刀耕火种,肩挑背扛的苦难岁月已在现代化的农机具中消匿得无影无踪。我们要感谢时代,感恩时代。

盛夏的黄陂湖,烟波浩渺,广博辽阔,艳阳下,波光粼粼、色彩斑斓,湖面有薄薄的雾气烟岚,象轻纱掩面的少女,不甚娇羞,远处群山如黛、连绵起伏,湖光山色,楚风淮韵,和谐静谧。

游船上,我的心也随着身边翻滚的波涛,飞溅的水花激荡、奔突…….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黄陂夏莲”,我来了!

还是没有看到梦中爱恋的“黄陂夏莲”。但这次我却没有了遗憾,有的更多的是宽慰和惊喜。

据随行的白湖镇负责人说,近年来,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环境保护工作,相继实施了黄陂湖水污染治理、湿地保护措施等项工程,加大了企业“三废”排放查处力度,生态建设力度进一步加强,使黄陂湖的水更清、天更蓝、山更美,也为鸟类的生存繁衍栖息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同时,白湖镇坚持以工业理念抓渔业,全力推进渔业产业又好又快发展。2007年在黄陂湖建立了3万亩生态养蟹标准化示范区,制订了河蟹养殖标准,规范养殖环节,核心区养蟹1万亩,实现产量100吨,全部销往香港、澳门等地,成为市场抢手货。如今的黄陂湖正成为水产养殖的风水宝地,黄陂湖牌大闸蟹、黄陂湖牌鳙鱼、黄陂湖牌草鱼、黄陂湖牌鳜鱼已逐渐为更多、更远的人所熟知,乐道。

恍惚间,黄陂湖似乎在人们一成不变的目光中,正悄然发生变化。如果说曾经作为庐江八景之“黄陂夏莲”,给人的是原生态、天然去雕琢的自然美,那么如今的“黄陂湖牌”更多的是展现了一种实在而成熟之美,这种成熟与实在是人类活动留下的烙印,也是时代打造的作品。而“黄陂夏莲”的逐渐淡出,“黄陂湖牌”的声名鹊起,也正是时代发展之选择,这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倒退,谁能说得清楚?

一轮明月,

二叶扁舟。

三盏渔火,

四株垂柳。

五嫋佳人,

六柄吴戈。

七星桂浆,

八盘珍羞。

九成诗意,

十分温柔。

百顷苇帐,

千亩殘荷。

万里秋风,

满湖情歌。

 

于是,我写下这样的诗句,作为本文的结语,但这也只能是我梦中出现的情境。

Tags:黄陂

责任编辑:左从年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