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旅游频道 游在庐江 正文

庐江八景之一——绣溪春涨

字号: 2013-03-28 09:08 来源:本网 我要评论(0)

蔚为庐江八景之一的“绣溪春涨”指的是绣溪河,位于庐江城内,源出青龙山南麓,常年细水慢流,汇窑埠河,经天河坝穿刘家桥,始漩洄荡漾于钟家坝,因水波潋滟,水纹映日如绣,故得名为绣溪。

水涨绣溪今何在

昔日的绣溪河究竟是什么样子呢?据清康熙、光绪《庐江县志》记载,绣溪河横穿城内东西,与之纵横交错相汇合的河流诸多。城东有文明河,旧志作新河,在城东 半里,杨吴时凿,旁引作枋河水,西流入东水关,绕学宫,出南水关,会绣溪,注于湖后内河,填塞水不入城。文明河水源发于冶父山东南诸岭及塔山,昔人于捧檄 桥上水泛处作坝,截诸水西流,系奎方进,环绕学宫,如带而出南水关,兵燹后复修补城垣,塞南水关,开西水关导水,由李家塘出坤申方,汇城外绣溪之水,绕西 湾,归县河,经掷桥带水濂洞下升仙桥,汇八字口,水势曲折。县河绕城东西南,合作枋绣溪窑埠诸河水,东流至八字口,会拍笑桥河东入沙湖。县河自南窑埠河 中字绣溪河诸水,东北流至城西角,过通济桥下,引文明河水湾,环南流经掷桥、升仙桥,横流会冶父西南半壁,水通捧檄桥下,汇聚合流至八字口,交拍笑桥 河,东入沙湖,南达黄陂湖。城西有七里涧,距城西七里,水出郎家山,东流与绣溪会合。黄家涧,距城西十五里,水出郎家山,东流与绣溪汇合。窑埠河,距城西 十里,接郎家山口诸水,东流至城西汇绣溪入县河。昔日,每当春雨连绵,上流沟满渠流,汇集于绣溪河,滔滔奔腾,弥漫孙家畈柳树埂一带,形成“云低岸花掩, 水涨滩草没”沼泽。是时如晴影掠空,伫立西门城垣,可见到西山重影,淡云飘渺,峰峦翠黛,烟云树木。如遇阴雨降临,又见远近迷雾一团,时遮时现,烟亭霾 榭,时隐时露,仿佛仙阁蓬莱。这些都是绣溪春涨烘托出的浓墨淡影,一幅动人山水写照,因而绣溪春涨是庐江一美景。然而,绣溪河由于水源大,出口小,河道弯 曲,每当春夏之交,阴雨连绵,山洪暴发,注入绣溪河的水,一时不易排出,就泛滥淹没这一带大片农田。在一朝一夕之间,这里的庐舍村庄都顿成泽国。解放以 后,县人民政府为了治理绣溪水患,从绣溪上流的刘家桥至西湾白家井,截弯取直拓宽,开辟一条又深又宽的大河,让庐江西乡诸山的水不经绣溪,径直入县河,直 趋长江。使昔日多灾地区,变成年年确保丰收的膏腴良田。随着现代城市化建设,绣溪社区、绣溪商城、绣溪公园等等现代化建筑群,高楼林立,鳞次栉比。城内穿 行的绣溪有的圹段已经成了被封闭的下水道,有的圹段成了小小的淌水沟。昔日的“绣溪春涨”一景已经不会再出现了。但是古绣溪区域内的名胜古迹诸如周瑜墓、 塔山、金刚寺、环碧公园、捧檄桥等遗迹,依然可见。并经过打造提升,变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诸如水濂洞、文昌宫、真武观、玉虚观等一些名胜古迹已经荡然 无存。 

悠悠古韵庐城镇

庐城是一座古老县城,古迹甚多,但是由于年代变迁以及战争和人为的摧毁,遗憾的是保存甚少。庐城的古城墙,相传是始建于三国时代,当年曹操83万人马下江 南,将金牛的城墙,叫兵士们搬到庐江修建。真正建成还是明代,城基宽4.5米,高10米,内外用古砖砌成,中间夯土,墙头宽1米有余,能行人,每隔一二 尺,便有一小垛女儿墙,远远望去,好像沿墙顶镶着一道花边,古代交兵以防弓箭,绕城周围跑一圈,约6、7华里,并开有6道城门,作为出入口,每道城门都建 有高大的城楼阁,雄伟壮观。东为朝阳门,南为凤台门,西为水西门(又称小西门)另有大西门,北为拱斗门另小北门。各城门外均有护城河,并有石桥。可惜这座 古城早在1938年抗日战争时期,时任民国时期县政府县长凌前锋下令拆除。过去的庐城以四牌楼为中心的十字大街,四牌楼是明朝天启六年(1826)由庐江 人明代万历进士朱来远所建,四牌楼造型美观大方,是四个跨路牌坊拱聚联成一体,全用汉白玉大块石投榫而成的,四根大石柱成八九田方形、粗围双人合抱、楼上 横梁石柱、满雕石刻、柱脚八个石狮,栩栩如生,楼高3丈6尺,雄伟严峻,巍巍矗立于城中,是古庐城独特的象征。因修马路于1952年拆毁。四牌楼向北经云 路街(即牌楼北路)200米,与万仞宫墙遥遥相对。

千年胜迹吴王宫

天下名胜志载,吴王宫在城东南紫芝坊内,杨行密之故宅。杨行密(852~905)五代时吴国的建立者。公元902~905年在位。初名行愍,字化源,庐州 合肥人。唐末起兵据庐州,中和三年(838)任庐州剌史。景福元年(892)攻杀孙儒,入扬州,为淮南节度使,占有淮南、江东之地。天复二年(902)受 唐封为吴王。吴王杨行密于唐昭宗光化年间舍宅为光化寺。蒋昊有《吴主宫》诗曰:“秋草离离吴主宫,楼台歌舞总成空。也知富贵浮云似,忍听招提日暮钟。”因 寺有金刚院,后改为金刚寺。当年吴王杨行密请伏虎禅师为住持,伏虎禅师未居多久,厌城市烦嚣,辞归冶父山。此寺便成了冶父山实际禅寺的支院。金刚寺迭有兴 废,洪武五年,僧溥结庵其上。十六年,开设僧会司。永乐、宣德、正统间,僧当彻、靖安、宁真相继增建。嘉靖五年,从密募修其后小墩,名光化,山有碑可据。 嘉靖三十年,僧法正、宗佑、真言募化重建,规模益大。崇祯十五年,毁,止余天王殿。至顺治十年延焚,寺僧弘伦重建草舍三间,供佛。民国癸亥(1923), 实际禅寺海林、济林二禅师在当时县知事马维马录协助下,募化重修金刚寺,至民国14年3月落成。当时建有天王殿(前进5间)、正殿(后进7间),还有寮房 (前后进6间,分东西两侧,每侧各3间)和厢房(天王殿前若干间)等房屋,由谭和尚与孝峰、怀亮和尚等相继驻守。1998年冬开始,县佛教协会会长释满成 和住持释本明多方筹资,全面翻修。竣工后的大殿长24.2米,高14.1米,进深20.02米。1998年,九华山慧光法师出资从缅甸请进一尊汉白玉释迦 牟尼卧佛,长5米左右,高1米多,重达9吨,供奉在大殿正中。明代吕公怀有《金刚寺》诗曰:“梦入羲皇白发生,夜来征马渡江城。太羹玄酒千年事,流水高山 此日情。不信天人齐上下,恍如日月共昭明。春风回首渐多士,古寺空教忆二程。”金刚寺现为市级重点寺观、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凄凄两冢依城郭

明代王永年有诗曰:“墓木如经劫火烧,今时潜水旧吴朝。凄凄两冢依城郭,一是周郎一小乔。”清代王召有诗曰:“东吴名将推公瑾,南国佳人说小乔。应是两人 俱绝代,白杨相望共萧萧。”城东周瑜墓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历史上已经过五次修葺,特别是第五次已重修了墓冢、石象生、厥门、牌坊、展厅、碑廊等。让 一代英豪,千年胜迹,成为人们瞻仰、游览胜地。让人们再一次“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壮观场景,重现周 瑜这个叱咤风云的“千古风流人物”雄风神采。城西小乔墓是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从“绣溪春涨”图画上可以看出,小乔墓在真武观附近。清代庐江知县孙弘 有《小乔辞》为证:余赋公瑾绝句有云:“至今古木残碑下,彻夜秋风伴小乔。”感慨系之,不知小乔墓之近也。已而由公瑾墓向西行,绕北冈数里,将至真武观, 而小乔之墓在焉。有封无表,土人呼曰:瑜婆墩。相戒勿犯其兆砖,然冢之前后既犁为田,而古瓦缺裂已久,固不若公瑾墓之尚完也。余既使人荷歃筑其坟,复为之 词,以告公瑾云:“大下水涓流,乔家国色古遗邱。上有靡靡之茂草,四角花砖绕一。周郎尽瘁三十六,江淮哀痛吴主哭。胭脂色褪镜妆移,曾在黄垆在华屋。 只今幽隧已成蹊,东望周郎宰木低。里人彦甚勿复较,我将锦石列丹题。”210年,周瑜病逝,厚葬于故里庐江东门横街朝墓巷,小乔住守庐江,扶养遗孤。小乔 与周瑜生前情深恩爱,育两男一女。223年,小乔47岁病卒,葬于县城西郊,旧称乔夫人墓,俗名瑜婆墩。墓有封无表,平地起坟,汉砖砌成,墓前有碑,拜 台,列石屏石供,墓门向东,与城东周瑜墓遥遥相望。小乔墓庐石刻对联:“小苑辟从今,对马鬣一,秋风酒酹湖萍白;大姨渺何处,独蛾眉千古,春雨香留墓草 青。”明崇祯时小乔墓毁于兵燹,仅存一座土冢。1969年土冢被毁,仅存遗址。遗址在新汽车站东侧。小乔墓历经沧桑,为世人所景仰。千百年来,有不少名 人、游人来此凭吊小乔墓,感慨万千,留下了许多不朽的诗篇。清代张元缪有《小乔墓》诗曰:“风流云散草离离,惟有寒鸦话断碑。明月多情还眷念,至今犹为照 蛾眉。”清代宋元征有诗曰:“散步西效秋气多,萧萧木叶下如梭。一指点小乔墓,十里潆洄绿水波。东睇吴宫成茂草,北瞻魏阙翳烟萝。衣冠异代消磨尽,红粉 香名不啻过。”清代李长英有《小乔墓》诗曰:“真武观前周道西,平田漠漠半湾溪。千年疑冢徒多口,一垅残砖况未题。公瑾小乔俱幻骨,楚山潜水几真栖。美人 名亦荣黄土,空悼烟荒鸟乱啼。”清代龚志益有《小乔墓》诗曰:“从来名士悦倾城,儿女英雄倍有情。今日青山埋粉黛,月明如听踏歌声。”庐城西门岗上人李正 清写诗赞美小乔曰:“夫婿江东霸业销,吴宫楚馆莽萧萧。游人不知周郎面,流水孤村吊小乔。”当代邑人姜必荣写到:“绣溪河畔瑜婆墩,曾记当年尚有坟。今日 层楼障眼立,可怜何处吊香魂。”

塔山石鱼画中立

打开清康熙、光绪版《庐江县志》中俱刊载的“绣溪春涨”图画,那座高高耸立、峰岚叠嶂、树木成林、郁郁葱葱的塔山便一下子跃入你的眼帘。塔山原名鸿宝山, 山昔有塔,故名。塔山位于绣溪河北岸、县城北1.5千米。为县城主山。山的周围,群山环抱,环境幽雅。塔山岭往北3.5千米处有三国时魏驸马都尉、散骑常 侍、迁侍中尚书、玄学家何晏墓。塔山之北有一座石鱼岭,为塔山的子山,因岭上古时有一石鱼而名。清代王凤鼎有《石鱼岭》诗曰:“生态依然石是肤,茸蒙何异 隐荪芦。琴高醉后乘来鲤,元放筵前钓出鲈。矫首不须愁涸辙,凌空直欲饮长湖。江城藉有悬鱼宰,清誉羊公擅得无。”于有甲也有次《石鱼岭》韵诗曰:“能生鳞 甲未生肤,不去依蒲不傍芦。岂似江间残化脍,非从盆内钓鲜鲈。高眠无意腾三汲,伏气应知吸五湖。龙鲤陵居宁此是,秋风·尾动曾无。”岭上的石鱼,长五尺 八,藤萝攀绕,巧夺天工,是后人为纪念“悬鱼之雅”而塑造,赞颂太守羊续悬鱼拒礼之美行。东汉时,庐江太守羊续为政清廉,上任后拒不受礼。官吏们都不敢送 礼,唯有一位小吏是羊续的学生,提着鲜鱼去拜访老师,羊续再三拒绝不成,便将鱼悬于屋檐,直到晒成臭鱼干。这个故事,古往今来一直被人们传为美谈。明代廉 臣于谦有诗赞曰:“喜剩门前无贺客,绝胜厨传有悬鱼。清风一枕南窗卧,闲阅床头几卷书。”塔山石鱼,历经沧桑,今石鱼不在,石鱼岭尚存。诗人张琼麟有《石 鱼歌》曰:“行人到此问石鱼,何年奋飞风雨俱。藤萝蔓引长鳞甲,不向江湖任卷舒。游鳞涸辙釜中泣,石鱼自古远庖厨。造化一气共炉冶,万象肖形荣枯殊。动者 易摧静者寿,赤松岂为炎刘诛。此理茫然昧千古,秦宫汉殿增唏嘘。”

溺水相救拍笑桥

过去的绣溪河上桥梁较多,最为著名的要数拍笑桥了。据县志记载,拍笑桥在城南八里,明成化间义官姚仕逊建。说起这拍笑桥,民间确还有着一段佳话:原来河上 本没有桥,两岸行人常涉水过河,附近有一村,张李姓氏为邻,本来关系和睦,一日因盖房事发生纠纷而进城诉讼。行至河旁逢涨水,张涉水,溺,被李救。张、李 拍肩相誉,免讼,又和好如初,合资在河上建一石板桥,故取名“拍笑桥”。

诗情画意雅韵存释弘伦有《绣溪》诗曰:“碧泓一带绿云铺,中有沙鸥引小雏。去住忘机谁可唤,升沉任意自相呼。奇峰倒影穿流水,古树垂荫织远湖。纵有王维难 下笔,生成一幅绣溪图。”高克谐有《绣溪》诗曰:“流澌竞秀映山铺,竹青青隐凤雏。危岸堕沙随雨泊,锦江鼓任风呼。何年古迹湮尘没,曾记当时碧玉 湖。”夏裔广有《五日绣溪》诗曰:“薰风引步过招提,弱柳千条水一溪。竞渡中流喧日午,分禾野唱出林西。当轩苍翠晴云近,隔岸依稀芳树迷。谁氏浣纱人去 后,枝头犹自啭黄鹂。”查可重《午日泛绣溪》诗曰:“天中箫鼓满中流,穷战荒城乐事休。今日绣头开竞渡,居人重上采莲舟。”“应节蒲觞泛绣溪,停桡直傍小 乔堤。画桥涌殿知何处,山自垂青柳自低。”李长英《绣溪》诗曰:“幽幽清溪一片明,烟云轻着日初生。波光潋滟浑如练,可是功夫织得成。”

Tags:八景 庐江 绣溪河

责任编辑:张娇娜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排行榜